芬恩团长的四太太

《昨日而亡》

夏之纳:

【深夜报社/死亡描写】




是谁杀了知更鸟?


是我,麻雀说。


用我的弓和箭,我杀了知更鸟。


谁看见他死去?


是我,苍蝇说。


谁取走他的血?


是我,鱼说。


谁为他做寿衣?谁为他掘墓?


是我。是我。


谁来做牧师?谁为他记史?谁来持火把?


是我。是我。是我。


谁来当主祭?谁为他抬棺?谁来提供柩布?


谁来唱赞美诗?谁来敲丧钟?


是我。是我。是我。


是我。是我。




“是谁杀了知更鸟?”


——“是我。”










藤丸立香死了。




圣女放下鸢尾旗帜为她洗净伤痕累累的身躯;


蔷薇的皇帝为其穿上精致的新衣。


女剑豪收起双刀抱起她的遗骸;


放入绝世天才亲笔设计的棺中。




由圆桌的骑士列队;


由凯尔特的勇士扶棺。


南美的善神以翼龙开道;


天空之女驱散恶灵;


太阳之子驱散阴云;


匈奴的大王挥剑扫去野兽。




圣乔治做主祭;


玛尔达做牧师。


远东的少年圣人念起悼词;


西行的圣僧诵起经文。




然后。




高大的樵夫掘墓;


泥人化身缺失的棺盖;


波斯的大英雄撒上一把墓土。




阳眼之女为其起舞;


恰赫季斯城主们为其恸哭。


山之翁敲响丧钟;


圣诞老人唱起词不对题的赞美诗。


法兰西的王后献上花束。




赫卡忒的女祭司从遗体上剥去千疮百孔的魔术回路;


英雄王将之收入宝物库深处。


苏美尔的女神怀抱她的灵魂回归冥府;


梦魔享用了最后的思念。


龙之魔女的烈焰燃烧仅剩的空壳;


戈耳工收敛起美丽的灰烬;


复仇鬼徒步出发,将之撒进冰川下的洋流。




终于。


童话作家的故事迎来最后一笔,


天方夜谭的主人公自此将之讲述。




圣杯的光影伸出手来:


“美丽的、平凡的、竭尽全力的人啊,我希望你能心满意足地迎来终结。”


“如果你不介意有可能导致不咋样的结果,我倒是可以为你实现一个愿望哦。”




于是借助圣杯,她对世界的抑制力说道:


“倘若忌惮我的功绩,将之统统拿走也无妨,


只是与之交换,请让那个人重新成为活着的人类。”






藤丸立香死了。


她死去的第二天,仅剩玛修·基列莱特的迦勒底中迎来了某人的归还。




“能够欢笑,能够流泪,与人共处,与己和解。请你把我忘了,去成为你想成为的人类——反正你也找不到我了。这是前辈托付给我的传言。”




太阳王离开了。太阳神之子离开了。太阳的骑士也离开了。


罗马尼·阿基曼横渡南极大陆,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,呼啸的风雪吞没了哭号。




故事的最后,米德拉什的女王这样叹息道:


“智慧的王啊,你自以为终于明白了何为人性。当日时间神殿里,你准确地评估了她的善性,却低估了她的恶性、她的贪欲、她的爱意。


你在这人世、在那英灵之座,都不可能找到她的半分痕迹。


……毕竟这可是,女人的报复呀。”






藤丸立香死了。死于三十岁那年的12月25日。






座上,五月之王翻阅记录,一名少女在回忆中笑语盈盈。


扮演着所罗门王的绿林侠盗无奈地配合她的表演:


“是谁杀了知更鸟?”


“是我。”


少女抬起手,远远虚握住他的脖子。


“我将杀死知更鸟。”






藤丸立香死了。死于罗马尼·阿基曼自无中归还的昨日。






Fin












*


出演人物依照顺序:


贞德,尼禄,武藏,达芬奇


圆桌组,凯尔特组,魁扎尔·科亚特尔,尼托克丽丝、迦尔纳、阿蒂拉


圣乔治、玛尔达、天草、三藏


保罗·班扬、恩奇都、阿拉什


玛塔·哈里、龙娘xN、哈桑们、圣诞老人们、玛丽王后


喀耳刻、闪闪、艾蕾、梅林、黑贞、戈耳工三姐妹、伯爵


安徒生、山鲁佐德


太太、小安


示巴女王


罗宾汉




*知更鸟的英文是Robin


*1.5部4章绿茶在剧中剧出演了所罗门王






想写个报复社会的悲壮(?)故事


闪闪收走了咕哒的魔术回路,艾蕾酱收下了她的灵魂,梅林吃掉了她的思念,烧掉的骨灰来了个海葬,拯救世界的功绩被盖亚和阿赖耶一笔勾销去不了英灵座。


连点渣都捞不到。


自己一个人玩儿去吧,笨蛋医生!



评论

热度(1276)